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元月公募基金经理频现变更短期业绩不佳不应成为下课理由

发布时间:2021-10-20 22:35:49 阅读: 来源: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元月公募基金经理频现变更短期业绩不佳不应成为“下课”理由

从本月离职的基金经理情况看,大致可以划分为两类:其中部分基金经理可能是凭借在公募积累的名气和资源,谋求到了更好的平台,拿到了年终奖就挥手告别;但更多的情况很有可能还是跟业绩有关,他们很有可能在年终考核中没有通过,变相以个人原因为理由被末位淘汰掉了。

跟往年的情况类似,元月以来,内地的公募基金就发布了多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其中涉及的权益类基金掌门人居多。根据《红周刊》记者对基金公司公告的不完全统计,截至1月16日,内地公募基金公司发布的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就已超过百条,就其中的权益类产品而言,涉及的公司包括了大成、融通、中邮、东吴、华泰保兴等多家基金公司。

汇总《红周刊》了解到的情况看,公募基金注重短期业绩的陋习难改,基金经理离职潮开年就汹涌澎湃的原因,很大可能还是和这些基金经理近1~2年短期业绩不佳直接相关。但是也有例外的情况,华泰保兴成长的基金经理傅奕翔本月离职,并没有转任公司其他岗位;不过,根据万得数据,他所管理的基金成立于2018年的6月7日,而2019年全年的净值增长率已经达到62.82%,在同类基金中位列前茅。

多位明星基金经理开年“下课”

投资策略短期失灵或埋祸根

统计2019年基金经理离职的人数突破两百人,处于历史单年份较高的水平。

对此,接受《红周刊》记者书面采访时,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分析,基金经理在年初离职,有可能是基金经理个人的原因,或还有基金公司对基金经理的年度考核的原因。另外,大基金公司相对资源多,但竞争激烈,因此有部分基金经理会选择跳槽到小的基金公司去大展拳脚;但如果碰到小的基金公司管理层不稳定,基金经理也难以做出成绩来,公募行业并非“人挪活”。

在元月离职的权益类基金经理中,张延闽管理的融通通乾研究精选也曾在2017年取得了28.86%的优秀业绩。然而,今年他所管理产品的业绩却并不尽如人意。

分析他的投资风格时,王骅表示:“业绩表现都和他偏逆向投资的思路相关,另外,在季报中他也透露出对科技板块估值较高的顾虑,半导体,电子制造,集成电路等细分行业的相对估值超过了历史最高水平,部分上市公司总市值已经达到全中国甚至全球市场销售规模的数倍,因此基金虽然持有少数科技股,但是和下半年以来持续冲高的半导体、通信、新能源板块重合度不高,也是净值很难走高的一个原因。”

庄正也表示,“该基金经理不追逐科技、消费等市场热点,而坚持优选股票、逆向投资,是基金经理独立思维能力的体现,如果将该基金经理的基金纳入基民的基金组合,能有效降低组合内基金的业绩相关性,降低组合波动”。

一样是信奉逆向策略,大成基金的周志超也在近日离职。根据大成基金所发布的公告,公司旗下的竞争优势等三只基金同时发布公告,基金经理周志超因个人原因离职。而截至他卸任,他所管理三只产品的任职回报均不到10%。根据《红周刊》记者的了解,周志超在公募圈内一度享有“逆向策略专家”的美誉。

成立四年累计净值腰斩

中邮趋势精选两位基金经理“离任”

根据《红周刊》记者的不完全统计,在开年以来离职的基金经理中,如果就一只由多人担纲的产品而言,基本只有一位基金经理下课;但中邮趋势精选则是例外,公司一纸公告,两位基金经理同时离任,其中刘田目前还有中邮系其他产品在管,但尚杰名下已没有产品了。

从中邮趋势精选的情况来看,这只在2015年5月份成立的产品或许时运不济,生逢牛市高点,此后不管是哪位基金经理掌舵,根据数据,从2016年开始的连续四个自然年度内,基金每年的净值表现和相对排名均不佳,例如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权益大年中,这只基金仅实现了14.98%的全年净值增长率,产品在1808只同类基金中仅排在1317位。目前基金最新的累计净值仅为0.5310元,年化收益为-12.74%。

从产品的历任基金经理来看,目前的现任基金经理已经是第五任掌门人了,产品成立大约四年的时间经历了五位基金经理,但是基金的表现却始终没有太大的起色。而这一更换基金经理的速度也显得相对较快了,从一个侧面也显示出公司对基金经理缺乏足够的耐心。从基金的规模变化来看,2015年首募成立时的规模大约为72.32亿份,但三季度末的规模已经降至约15.36亿份,规模缩水大约超过六成。

究其业绩持续不佳的原因,客观地说与刚卸任的两位基金经理关系不大。毕竟,基金成立于2015年狂热的牛市氛围中,彼时的高估值造就了此后多年的苦果,而彼时近似时点成立的某头部银行系公募的互联网加基金,目前的净值也仍然徘徊在四毛钱一线。除时点外,基金经理在操作中对股票仓位管理不当和选股存在某种程度的失误,客观上也导致酿成苦果。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两位卸任基金经理的情况并不相同,其中一位是减少了管理产品的数量,而另一位尚姓基金经理则是同时卸任了肩上的全部中邮系产品。然而,颇为可惜的是,作为基金经理生涯从中邮起步的年轻人,他的基金经理从业时间暂时定格在了1年零135天。就曾管理的产品类型而言,他不仅管理过混基,甚至还参与管理过中邮增力债券。但截至卸任,他管理过的产品任职回报皆乏善可陈,其中回报最高的一只也不足四成。

除去一只权益类产品同时有两位基金经理卸任的情况外,《红周刊》记者统计中也发现,大成是少数元月有两位权益类基金经理离职的公司,且两位都曾在公募圈中颇具名气,除去周志超外,另一位是李本刚,他曾任公司的股票投资部总监。在公司发布的周的离职公告中,曾表示大成竞争优势将由李本刚和徐彦继续共同担纲,但没想到几天之后,李本刚也卸任。

对此,庄正用数据分析指出:“离职之前,李本刚任职大成基金的股票投资总监,近5年的业绩越来越好,近1年45.39%,而同期A股流通市值加权平均的涨幅仅28.14%,所以他离职的原因有可能是找到了更好的平台或者得到了更大的激励。”

基金公司应创造宽松环境

给基金经理搭建长期表演的舞台

从本月离职的基金经理情况看,大致可以划分为两类:其中部分基金经理可能是凭借在公募积累的名气和资源,谋求到了更好的平台,拿到了年终奖就挥手告别;但更多的情况很有可能还是跟业绩有关,他们很有可能在年终考核中没有通过,变相以个人原因为理由被末位淘汰掉了。

对于公募基金经理这一享受高薪表面光鲜的职业,其竞争之惨烈和压力之巨大也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长量基金分析师王骅指出:“对于基金经理任职的调整,一方面基金公司有规模、业绩、口碑等诸多顾虑,短期业绩势必会是基金公司考虑的一个因素;但另一方面目前资管业务强调回归本源,考核方面注重长期业绩,给基金经理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在精神上打造好平台,营造好的企业文化,也能让基金经理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帮助基金经理成长。”

“基金公司在牛市中讲进攻性当然无可厚非,但长期能够取得超额收益的基金却往往出现在熊市中能抗住下跌、具有较小下行风险的基金中,尤其是在A股这样行情波动大的市场。”庄正如是分析。这样看来,加大长期业绩考核的比重才能客观公正地评价一位基金经理,而不是短期业绩不好就急于让基金经理下课做了“替罪羊”。

就以最新出炉的2019年权益类年度状元刘格菘为例,他在供职广州的广发基金之前,曾经先后在北京的中邮基金和深圳的融通基金任职过基金经理,但是彼时的任职回报均不佳。虽然我们已无从考证当初从那两家公司离开是否与业绩有关,但是昔日任职回报差强人意却是不争的事实。

来自天天基金网的数据显示,刘格菘早年在中邮管理中邮核心成长仅1年零9天,他所取得的任职回报约为19.13%;后转战融通基金后,他曾先后管理过公司旗下的5只产品,但是任职时间最长的一只也不过是两年零57天,巧合的是,其任职回报最好的产品也就是他在这只基金上所录得的19.03%。他的第三站就是如今的广发基金,在经历过开始阶段的低潮后,他终于在去年下半年迎来了蛰伏已久的爆发,一举包揽了年度的冠亚季军。

一个似乎可以佐证的例子是:根据数据,2019年的冠军产品广发双擎升级成立于2018年的11月2日,当初成立时的首募份额仅有不到2.48亿份,基本上是踩线募集成立;去年二季度,基金规模缩水沦为迷你基;但随着业绩的持续狂飙,三季度的规模升至了8.63亿。由此可见,广发基金成为了刘格菘的福地,但成功也是源于公司对他的信任和支持!

在离职基金经理的另一端,部分业绩与名气兼具的基金经理很有可能是另谋高就了。对此,汇总记者采访掌握到的建议,基金公司还是应该给明星基金经理以更大的激励力度甚至以股权奖励,同时最好能以事业部制乃至于建立基金经理个人工作室来给予掌门人更大的投资自由度。毕竟在即将来临的中外基金大战、公募与银行理财子公司大战中,明星基金经理是殊为关键的核心因素!

邯郸ug数控编程培训

西门子CPU模块一级代理商

广州电动伸缩门

荆州膜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