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事连篇11111110-(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7:17 阅读: 来源: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他是谁

几个月以前,当孙磊在医院疗养心脏病的时候,经历了一次古怪而又恐怖的事情,那件事让他苦恼的很,但却一直无法解释。

那是在孙磊病情有起色之后,院方把他从照顾周到的病房转到了普通的单人房。它的位置在心脏病房的末端,这个房间长而窄,灯光照明也不是很好,病房两边大约有十余间的单人病房。

开始的两天,他经常紧闭房门以阻挡其它病房传来的收音机声和电视机声,他喜欢一个人静静的看书。

有一天,他正在阅读的时候,房门轻轻的开启了,他没有听到开门声,不过,不用抬头,他已经能够感觉到有人已经站在门边上。他希望来者是位朋友,但是他很失望,也很烦躁,因为来的人居然是医院的理发师。

他穿一件薄薄的看起来有些褴褛的黑色夹克,手里提着一只难看破旧的黑色箱子,他没有开口说话,只抬起浓厚的眉毛。

孙磊摇了摇头:“谢谢,我现在不理,或许晚些时候会理。”

他露出没有掩饰的失望神色,在门边逗留了片刻,最后转身,悄然掩上门。

可不知为什么,孙磊无法再静下心来看书,他不得不承认,那个人的确吓了他一跳,对于一位心脏病患者,这种情况是不适合的。

孙磊服下了镇静剂,想休息,但没有成功,虽然如此,在安眠药的帮助下那天晚上,他睡的不坏。

但是他发现自己仍然不能集中精神看书,虽然前一天那本书很是吸引他。

最后,当他环顾四周时,他懊恼地皱眉,因为他终于明白自己烦恼的是什么。

在孙磊的请求之下,门再次关上了,但是现在,说不出为什么,他发觉自己居然不想让它关上,因为他仍不能起床行走,所以,他按铃找来了护士。

进来的是一位看上去很是年轻活泼的小护士,她笑着说:“已经厌倦了隐士的生活啦?我还以为您会改变主意呢?”

孙磊笑了,护士说着走了出去,任房门开着。

孙磊低头看着书,但是潜意识里却不停的思索有关门的事情。

最后,他不得不承认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在阅读的时候绝对不想让那个理发师再来开门吓自己。

午饭之前,孙磊开始觉的困了,搁下书正要打盹。

“啊……”慕然,一阵恐怖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之声使他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相信那声音来自附近的病房,他的心脏嘭嘭嘭的直跳,他暗暗告诉自己,声音是来自于电视里的,他极力安慰着自己,那是某人粗心把电视音量开到了最大。

几分钟之后,病房走道上一阵躁动,人生嘈杂,护士和医院的工作人员匆匆而过,他没有料到这病房还有那么多人,医生匆匆走了过去,一阵低低的命令式的谈话声,然后几近婉卷的沉默。

慢慢的护士和工作人员走回病房的通道,几分钟之后,一具从头到脚都盖着胶布的人体被推了出来,从孙磊的病房经过。

孙磊等了一会儿,然后按铃叫护士,那名年轻活泼的护士迅速赶来,他没想到,护士的反应会如此之快,她的脸色看上去有点苍白。

孙磊询问道:“护士,发生了什么事。”

“是通道对面的马权先生”护士说道。

“心脏病猝发。”

“是的”

孙磊疑惑的问:“心脏病的人那样叫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根据一般的病症是有些不正常,不过那样的事有时也会发生,他可能是病情加剧痛苦不堪吧!大部分病人都会无力的倒下,但他居然高声尖叫,是有些不正常”说到这里护士转而说道:“不过,你不要去管他了,你的病情已经渐渐有起色了,但愿没有打搅到你,您安心的读书吧!不要胡思乱想了好吗?”

孙磊笑了笑说:“当然,但这可能吗?我是会胡思也会乱想的,白天会想,夜晚也会想的,拜托您再多给我一颗额外的药片,这样才能使我安静下来。”

…………

日子平安的过了两天,这天下午,当孙磊正在阅读的时候,门开了,他又经历到了那种被紧紧的仔细的监视的那种不愉快感。

他抬起头,门边站着的依然是那位穿黑色夹克,手提破旧黑色箱子的那位理发师,和前一次一样,浓眉抬起,一句话也不说。

孙磊语气不悦的说道:“先生,您真没礼貌,你吓了我一跳,虽说门没关,但你连最起码的礼貌都没有,在进来之前,能否先轻敲两下,我不理发,我需要理发的时候我会请护士小姐通知你的。”

那个理发师仍然逗留在门边,脸色柔和没有任何表情,活像是一副面具,但是明亮的黑色的眼睛在闪动,在失望的闪动,那样子不仅是失望,但孙磊说不出是什么?可以说是憎恨,但似乎太轻了些,更像是深仇大恨。

孙磊觉的血液涌上了脸部和颈部,大声的说道:“请离开好吗?你太没礼貌了。”

孙磊觉得可能是幻想,不过他觉的那理发师像是微微鞠了个躬,一分钟之后便离开了。

孙磊开始轻松了下来,满心等候吃顿晚饭,可就在这个时候。

“啊…………”从附近房间又传来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这次,不是高而尖的叫声,而是一种抑制的低沉。

他僵住了,心脏嘭嘭的直跳,他听到大叫声,然后是跑动的声响,那个声音惊惶的向着防火梯跑去,一秒钟之后,一阵沉重的有力的脚步声三步兼一步的追了下去。

这次,发出叫声的病房在距离孙磊更远的地方,然而与先前一样,他听见人们急速的过去,脚步声、叫喊声、低喃声,紧接着复归平静。

在他的想象之中,他可以看见推车再一次沿着通道推出,推车上躺着不发一言的人,那人畏缩在一席灰色的胶布下。

在护士来临病房时,孙磊问:“护士小姐,这会又是谁啊!”

护士回答道:“林虎先生,375病室的。”

“哦!我的病房是377,隔着有两间呢,那里还发生了些什么?”

“对不起先生,我当时并不在场,听到林虎先生不幸的消息,还只是几分钟前的事。”说完,她便离开了。

第二天,孙磊想从别的护士那打听到什么消息,但没有打听出什么,她们不是受指使不说,便是自己决定不说,她们向孙磊保证说,林虎先生是安静的死亡的,声称没有呻吟或者低沉的叫喊那么回事,她们告诉孙磊林虎先生在昏迷之前曾经按铃叫护士,她们坚称假如是哭声的话,那是不自主的。

对于孙磊所听到的关于脚步声奔向防火梯的事情,她们耸了耸肩,其中一位认为可能是孙磊当时在打盹出现幻听了。

孙磊努力的想要忘记那段插曲,但心中始终却不能释怀。

那天下午,他正在阅读来信的时候,他听见病房们被人轻轻敲了几下,伴随着敲门声,一位衣着整齐,头发光亮,蓄八字胡的年轻人已到了门旁。

他身上穿着洁白的夹克,手里提着一个褐色的小箱子。

他缓缓的说道:“先生,理发吗?”

“现在不理,过两天再说吧!”

“好的,先生,过一两天我再来。”说完他便走开了。

这个理发师一离开,孙磊就后悔没有让他立刻理发,第一,他需要理发,此外他要问下医院另一位理发师的事情,孙磊希望他能永远的滚开。

孙磊的病情恢复的很顺利,在新理发师再来为他理发之前,有一天下午,他坚持要乘轮椅到日光浴室闲坐一个小时。

当他无聊的坐在那里的时候,医院的一位保卫人员漫步过来,他招呼那人过来聊会天,在孙磊的个人职业生涯中,他曾经干过许多不同的工作,曾经他也兼职干过保卫人员的差事。

这不,这位保卫人员与他一见如故,与他亲切友善的聊了起来,免不了的他们的谈话扯到了那两间心脏病房的死亡案子上。

孙磊立刻注意到,这位新朋友的话便少了起来,而且好多次不安的左顾右盼,看是否有人在偷听,像是在斟酌一个决定。

最终,终于耸了耸肩说道:“假如你答应我不向任何人说起,尤其是这的人谈到的话,我就告诉你点事。”

孙磊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发誓绝对不吐一个字。”

他这才娓娓道来:“那两个人的死亡是相当奇特的,首先,那两个人面露恐怖的死在床上,两眼睁的大大的紧盯着一个方向,好像他们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因为惊吓过度而死。两次在他们大叫之后,都有人看到一个小矮人手携一只黑色箱子向通道奔跑,事实上,第二次我自己看见了,而且也追了过去。”

“你可以描绘一下那个人的样子吗?”孙磊惊奇的问道。

“我多半看到他的背影,瘦瘦小小的人,穿一件薄薄的黑夹克,手携一只破旧的黑色小箱子,我只是瞄到了他的侧面,皮肤光滑,一张没有表情的脸,眉毛浓黑。”

“哦!那是医院的另一位理发师。”

“医院里只有一位理发师,蓄八字胡,比他年轻多了,你见过他这人?”他疑问的问道。

孙磊被勾起了好奇心,说道:“别管它,继续往下说。”

“第一次我没有看到他,第二次我正好在一楼,就在林虎先生呻吟叫护士时,我看见这家伙从林虎先生的病房里跑了出来,我立刻追赶过去,可却让他从防火梯跑下去了。”

“那抓到他的人没有。”孙磊紧张的问道。

“没有,毫无机会,他跑的很快,当我越过停车场的围栏时,他已经无影无踪了,但是最疯狂的部分还没来呢,那只黑色箱子落在了停车场,我捡起了它,你想知道里面乘的是什么东西吗?”

孙磊急切的说道:“我不知道,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是一袋子泥土,我们在死者的床上也发现了同样的土,我把那个黑箱子交给了警局,不过,在交给警方之前,我把床上的泥土用袋子装了一些交给了化验室的朋友,经过化验我的朋友说那泥土来自坟墓。”

“他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孙磊被勾起了好奇心凑到他跟前仔细聆听。

“从混在其中的小东西,大理石和花岗石的细碎片,人造花和花环的碎片,那土中还有两小片碎骨,经过检查那是人类的骨头,所有的土都混着青苔,好像是从坟墓里既潮湿又阴暗的角落里挖掘出来的。”

孙磊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没有继续再听下去。

再经历了N件事后,那个矮人理发师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而关于心脏病房的恐怖传说却被人们广泛的议论着。

…………(以下皆为故事人物自白)

一位自认为聪明的朋友说那故事的解说很明显,他告诉我拎黑皮箱的那矮人是个典型的神经病者,他不是生下来就五官不正,就是某次车祸受伤,他带着面具潜入病房,然后摘掉面具吓死了两个病人。

而还有的朋友说床下遗留的泥土只是心智不正的人塑造的一种恐怖的迹象,这个解释听起来也许合情合理,但我不相信是正确的。

我个人倒觉的可能是由于某些模糊的超自然原因,那些被我误认为是理发师的恐怖东西根本没有能力到病房里,除非得命人去做。

我相信那两位惊恐叫喊而死亡的患者,曾允许他们进入病房,当然,似乎没人记的他们要理发,我不能解释他的观点是否正确,它只存留在我的心中仅此而已。

不过,有一点我倒是敢肯定,如果我答应那位要命的人进入病房,你就读不到这神秘的故事,因为我相信我不会活下来,再这里给你们讲述这个故事,我的余生里,将永远有一个问题:他是谁?

---- 作者寄语:求收藏,求评论,求支持,各种求。

江苏PE管弧形大弯头厂家按需生产

广西柳州建筑用钢筋折弯弯箍机

不锈钢锚固钉U型草皮钉推荐

太原发电机出租专人维护

现货济宁地下管廊PE塑钢缠绕排水管库存量大

潜江厂家七孔梅花管有哪些性能优势

深圳废锡高价收购

混凝土车载湿喷车混凝土湿喷机

移动型矿石破碎机泰安全自动强劲颚式破碎机生产厂家

漯河CPVC电力管市场占有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