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小灵通的前生后世

发布时间:2021-01-22 04:36:37 阅读: 来源: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小灵通要在3年之内让出可能对TD有干扰的20M频率。且不说这20M是当年预留给3G,而非新浪所说留给小灵通的,就小灵通的发展历程和轨迹,我真希望大家能凑一凑,知情的提供一些材料和信息,让我们共同将小灵通这十多年走完的从生到死的轨迹画出来,至少能为未来提供良好的案例吧。

1998年,“小灵通之父”徐福新在浙江余杭电信局首先推出无线市话业务。2000年6月,信产部下文确认小灵通的身份是“市话的延伸和补充”,暂时允许其使用预留3G频段的20M作为无线频率。后来,又陆续出台一些政策,将小灵通纳入电信管理的范围内,算是认可了小灵通的存在。

熟悉那段历史的人应该记得,从98年开始,对小灵通的讨论就一直进行着,其中的焦点有很多,突出的是以下几点:

合理性:正方认为,存在即合理;反方认为,小灵通的建设属于先斩后奏,不符合常规流程,不应予以认可。

技术先进性:正方(以UT为首)认为,小灵通可以满足基本通信要求,并且可以平滑升级,与其他国际标准在更高阶段实现融合;反方认为,小灵通属于过时产品,现在最多就是过渡,将来会被淘汰。

存在价值:正反认为,小灵通将平滑演进到3G,用户也可伴随系统升级;反方认为,PHS难以演进到未来,只能是阶段性产物,投资难以得到保护,用户的利益将来也会受损。

也许还有其他的争论,期待大家补充。正因为众说纷纭,所以当年信产部对小灵通的态度应该是“不鼓励不干涉”,而是否上小灵通的决定权在于当年的固网运营商,而非政府。

经历过移动公司成立之初的人应该还记得,最早政府对资费的管制是非常严格的,移动和联通不能轻易降价,资费要信产部批准,甚至信产部和电管局还要组织检查组巡视调查运营商有无“违规降价”的行为,而这时对小灵通的管理却是网开一面的,原因很简单——小灵通不属于信产部批准的项目,因此不纳入管理对象。在这种现在看来奇怪,当时却很正常的管制情况下,小灵通的“资费优势”当然很突出了,由于缺乏漫游等功能,因此即使是2000年信产部开始对小灵通的资费进行管理时,批准的资费是每分钟0.20元,不得低于0.10元。这与移动电话每分钟0.40元的资费标准相比,自然差了一大截。所以说,小灵通能发展起来,在很大程度上缘自当年政府对移动通信资费的管制政策。

再看固网运营商,听话的不上小灵通的,和其他地方相比,业务发展情况和业绩自然差了一大截;政府的态度又是“不干涉”,于是各地纷纷建设小灵通,顺便火了UT。这个时候,小灵通的负面声音渐渐弱了,挺小灵通的人胸脯挺得老高,固网运营商依靠小灵通的发展给业绩增添了亮丽。但仍有人认为,小灵通的辉煌并不能掩盖问题,小灵通未来的路并不好走,固网运营商在获得收益的同时,也为自己未来埋下了隐患。尽管这些观点扔出来就会遭到一大堆板砖的回应,但是还有如阚凯力等还在直白、执着地坚持自己的观点。

后来的发展大家就很熟悉了,政府对资费的干预越来越少,移动电话开始降价,小灵通价格方面的优势越来越弱,虽然与小灵通有关的技术研发还在不断演进,虽然在竞争策略上还有新的卖点,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移动用户总数快速攀升的时代,小灵通用户却在06年到达最高点之后呈现下滑的趋势。这个时候的运营商心里都明白这个网络的结局。

小灵通从98年开始,根据政府规定要走到2011年;相比较而言,当年的模拟移动电话从87年开通,到2001年退网,也是十几年。记得当年模拟退网,我们希望政府下文分担企业压力,但是未果。而今,退网本来是给小灵通的建设单位出的难题,但却有了充分的理由——政府要运营商退频率,而频率是让给TD的,中国移动是获益者。轻轻松松,退网的责任和祸首自觉不自觉地转嫁给了政府甚至毫不相干的移动,我不得不佩服记者们手中的笔。移动财大气粗,被冤枉惯了,再背上个黑锅和包袱也不算啥,对移动的敌视心态如此之大,把矛头指向他是最没有风险的作法。作为移动的员工,我不能再说啥,只是希望大家思考以下这些问题:

回顾整个生命周期之后,我们来看,小灵通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

是谁决策了建设小灵通,政府还是运营商?决策的理由是什么?

小灵通是合理合法的网络么?

政府对小灵通的态度是一如既往,还是被逼无奈,还是朝令夕改?

小灵通使用的20M频段早就明确是3G频段,现在退出是否合理合法?

小灵通政策上打擦边球,频率临时占用频段,未来存在风险,这些情况运营商是否在用户入网前,如实告诉了用户?这里面是否存在欺诈?

是谁应该为小灵通用户的退网负责,是政府还是小灵通的运营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不在固网运营商,无法了解小灵通的投资是否已经收回,这笔买卖到底是亏是赚。我觉得,如果是亏,就要总结经验教训,避免今后犯类似的错误。如果是赚,那么就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白天外面哭穷,晚上回家数钱。最后说一句,政府部门大可以挥着大棒,在法律许可范围之内,根据管理办法,强令要求运营商年底前让出非法占用的频率资源;政府不这么做,正是对用户负责,给电信和联通空间的表现。

魔幻世界

荣耀之光最新版

彩库宝典4 0下载2017

武侠OL怀旧篇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