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步入深水区

发布时间:2020-03-26 17:52:42 阅读: 来源: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看起来已步入“深水区”。

多位专家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直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进程与整个中国金融改革息息相关,目前遇到的瓶颈主要集中在政策障碍,包括利率、汇率和资本账户开放等领域。

本报记者获得的最新数据显示,2013年1~4月,上海金融市场交易总额207万亿元,同比增长36%;直接融资总额1.5万亿元,同比增长21%。

政策瓶颈待破

“伴随国内金融市场继续开放和国际资本账户开放,上海在资产管理方面有很大发展空间。”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执行院长、金融学教授张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这意味着,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过程与整个中国金融改革和金融政策息息相关。

有分析人士指出,要加快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必须明确国际金融体系的改革方向与路径,国际资本流动与汇率波动之间相互增强的关联性,平衡香港和亚洲其他国际金融中心的利益,以及探寻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可行性路径,协同中央和地方的组合策略,加速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截至2012年6月末,在沪金融机构总数达1192家,比2011年末增加56家。银监会办公厅副主任刘宏宇近日在上海表示,银监会一直都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鼓励一些符合条件的外资银行到上海落户。截至一季度末,已有来自27个国家和地区的外资银行在沪设立机构,其中法人机构22家,外资银行分行75家,同城支行105家,代表处84家;同期末,法人银行资产规模达到1.64万亿元,盈利达25.86亿元,不良率0.42%。同时,外资银行在华经营信心比较充足,去年整个上海辖内的外资银行增资69.6亿元,法人银行近五年累计增资达到380亿元。

刘宏宇还说,银监会下一步主要从四个方面引导外资银行促进中国银行业改革和推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一是继续坚持法人银行的导向政策;二是引导外资银行加大资源投入,进一步明确外资银行的长期发展规划;三是鼓励外资银行落实国家区域的经济发展战略,在差异化经营方面发挥外资银行的示范作用;四是继续督促外资银行在防范信用风险、流动性风险、操作风险和跨境风险传递等方面提高风险的管理水平。

在2012年陆家嘴论坛(官方站)上,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主任方星海曾表示,现在地方金融办的管理范畴包括:小贷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PE、VC、股权交易中心等,都有一些“私募”的概念,这些金融活动应以地方监管为主。

“在地方监管方面,包括小贷公司在内的很多工作都是中央和地方合作,可以借鉴这一模式,即由人民银行、银监会发布一个统一的规定,但这个规定是一个大致的规定,各地在执行当中可以根据当地的情况有所伸缩;而这些具体公司的日常监管,包括公司设立、日常风险监管则以地方为主。”方星海当时说。

日前,方星海撰文指出,中国不能把全国性资源集中配置在一两个城市里的。“要发展成为一个现代化的强国,必须要有10来个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

人民币机遇:等待还是突破?

张春还指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机遇在人民币国际化,主要瓶颈在于政策障碍,包括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和资本账户开放等;同时,一些创新金融产品的推出也遭遇法律障碍。

用方星海的话说,下一步上海要成为有影响的国际金融中心,必须伴随人民币成为国际化的储备货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进展得越快,人民币国际化也会推进得更迅速,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

实际上,上海方面一直在力推人民币国际化和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先行先试,从而推动金融对外开放,以及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央行上海总部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上海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量共计2452亿元,其中4月增量647亿元。而在2012年,上海跨境人民币结算总量达4919亿元,同比增长48%,结算量位居内地省份第三位。境外三类机构、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以及境外保险公司、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RQFII)等70多家境外主体获准进入境内银行间债券市场。

方星海认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制约因素已经转到资本项目可兑换上,如果资本项目持续不可兑换,则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空间已经不大,现在到了着力推进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的时候。

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的副主任奚君羊则指出,现在仍是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有利时机,同时可以适度推进金融性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他认为,目前的人民币国际化措施尚不足以对中国金融系统造成较大冲击,因为现在更多是贸易结算使用和部分直接投资,还没在金融环节有大规模推进;此外,还要不断增加境外地区获得人民币的渠道。

“从理论上讲,金融领域的过度跨境转移确实会对实体经济产生不良影响,但产生不利影响的条件是:与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规模相比,境外金融性人民币积聚量较高。”奚君羊说,但就现有的RQFII等金融领域试点资金规模仍然有限,因此不会对中国经济产生系统性风险,现在谈论人民币国际化对中国经济产生较大冲击为时过早。

张春则说,现在上海可以做的包括推进金融机构国际化,以及做好充分的人才储备等;同时打造更完善的城市软环境,逐步完善土地、交通等基础建设。

如何治疗牛皮癣效果好绥化市专家带大家了解

患上白癜风要注意什么

癫痫病人备孕生育要注意什么